杨廉

生卒年、籍贯均不详。一作杨庶,与沈佺期同时。曾在尚书省任职,后为给事中。事迹见沈佺期《酬杨给事中廉见赠台中》诗。善属文。《全唐诗》存诗2首。

杨廉的诗文

唐代:杨廉

三泖秋霖浸四围,水边那觉露葵稀。金盘玉箸长安客,几个西风为汝归。

唐代:杨廉

疏闸密闸连一带,南船北船此关隘。往年水小谨启闭,十目五日闸边待。

今年济水偶然溢,雪浪奔腾复砰湃。下如落井上登天,三老无功神是赖。

谁移两山作一门,管束千流与万派。当初本为畜水设,岂知水大亦为阂。

世间未有无敝法,十利未免兼一害。人言月河且缓筑,不然水势无由杀。

闸官恨不高于山,设心措意或有在。冬官先生大气力,能令驽钝追骥快。

征夫自是怀往途,见月望弦今已再。履霜又恐阻冰冻,帝乡尚在红云外。

噫嘻水大莫怨迟,还胜从前水小时。

唐代:杨廉

被酒径泽隆准公,巨蛇溅血污剑锋。鬼媪啾啾夜深哭,红旗昼满山之东。

入关坚守牧羝约,亲与降王除面缚。以宽易暴法三章,告谕秦民皆喜跃。

董公遮道天遣来,发丧义帝师衔哀。尝闻伯者假仁义,汉伯一著先胚胎。

范增趣舞谋自拙,玉斗何辜碎如雪。伤残所过无一言,惟对君王数持玦。

一仁一暴胜负分,况有豪杰纷如云。义旗东向无不捷,蹙项直至乌江濆。

归来丰沛乘黄屋,醉后高歌仍击筑。千秋游子思故乡,特令此邑为汤沐。

我来访台正落晖,两碑对立高墙围。台边古井不可问,千年事往人民非。

炎汉开基未为窄,泗上荒台仅寻尺。兴亡百战无代无,登高一啸秋空碧。

唐代:杨廉

王君此画来何从,自言昨得之林公。公心欣然为挥写,苍烟老树山重重。

莓苔无尘水石净,中有袒裼遐栖翁。养高习静君夙志,无乃聊寓烟霞胸。

我言是境皆脱洒,朝市亦有山林风。正闻部符忽相促,淮阳征

唐代:杨廉

潭潭道爱堂,素不通杂客。况当正旦初,公事少关白。

尝观循吏传,声誉无赫赫。如公真其人,清暇事文墨。

唐代:杨廉

泥中曳尾尘土缘,何如轻举游红莲。花开玉井长十丈,瑞钟洛水经千年。

争如老子学辟谷,捉得灵龟当床足。如雷鼻息撼蓬瀛,一睡交梨一回熟。

唐代:杨廉

群公湖上欣持杯,此会难再须徘徊。百年籍册比铜版,祖皇严令如春雷。

就中半字谁敢裂,冤抑扣之自能雪。环以波光水气寒,六月那知有炎热。

千棂万牖诸库开,我初见之犹惊猜。承平户口转增益,但睹万国梯航来。

我朝声教皆渐被,周礼司徒掌舆地。示来诗句何铿锵,剩有高才敌宾戏。

中洲去岸六七里,犹忆宿湖霄曳履。画船上锁金钥收,极目惟看渺瀰水。

一来五日耗不通,纱窗夜夜明晴虹。魂清少寐歌达旦,馀音下撼蛟龙宫。

廿年不到湖上路,回首光阴如箭去。澄波照影衰鬓蓬,自觉容颜已非故。

沿堤高柳仍含烟,钟山一幅罨画然。无端往事不可问,惟有景物如当年。

唐代:杨廉

明衣新样制,端默坐斯亭。议礼严郊社,分坛首日星。

祼将牌累白,扈跸幕连青。夜久千官转,銮舆待晓停。

唐代:杨廉

东头曩日侍先皇,犹记鳌山第一章。独酌久应收燮理,素丝新岂恋羔羊。

不妨野寺参南老,肯使终身作务光。草阁天峰人已去,依然篱菊自寒香。

唐代:杨廉

隐君节操老弥坚,收拾寒溪万顷烟。麈柄谭高风入座,鹤汀魂醒月侵船。

閒中野史春秋笔,社里班行耆艾年。桂籍自关儿子事,菊庄新酒自篱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