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旛绰

一作黄幡绰。唐时人,生于凉州(今甘肃武威),宫廷乐师。宋代陕西同州《霓裳羽衣曲》石刻传系根据其手书翻刻。其擅长“参军戏”,入宫30多年,侍奉唐玄宗。他性格幽默,善于口才,曾经用滑稽风趣的语言,谏劝玄宗不要轻信安禄山,应该疼爱自己的儿子(唐肃宗);提醒他注意安全,不要在马上打球摔坏了身子,得到了玄宗的赏识和信任。当时人说,唐玄宗一日不见黄幡绰,龙颜为之不悦。

故事传说

  其一:唐明皇(即玄宗李隆基)祭祀泰山,派张说为封禅使。张说的女婿郑镒,本来是个九品官。按照原来的规定,祭祀山川以后,太师、太傅、太保三公以下的官员,都晋升一级。惟有郑镒因张说的关系,骤然升到五品,并且赐给他红色官服。在一次大宴中,玄宗看到郑镒的官位突然越级升跃,觉得很奇怪,问他是怎么回事,郑镒无言可答。在旁的乐师黄幡绰听了,语意双关地说:“这就是‘泰山’(岳父古称 ”泰山”)的力量啊。”

  其二:听音避祸

  黄幡绰耳音很准,能听出音乐旋律中的内在含义,从而判断演奏者的情绪变化。据《乐府杂录》记载:拍板本无谱,明皇遣黄幡绰造谱。乃于纸上画两耳以进,上问其故对:“但有耳道则无失节奏也。”

  一天,唐玄宗召黄幡绰上殿伴驾,恰巧黄幡绰有事不在。唐玄宗大为恼火,令值殿武士立即去把黄幡绰抓来,并准备了皮鞭,要狠狠揍黄幡绰一顿。武士们还没有走出殿门,黄幡绰就回来了。这时,殿堂上传出玄宗打龟兹乐器羯鼓的声音,鼓声咚咚,急促激愤,紧迫中透出一股“杀气”。黄幡绰心中一惊,听出击鼓人正在火头上,急忙让带队武士暂时不要报告。

  片刻,鼓声徐缓多了,但仍含有杀气。鼓声中玄宗板着脸问道:“黄幡绰那个狗奴才来了没有?”黄幡绰连连摆手,向殿上的人示意,叫他们不要说。直到玄宗一曲奏完,换奏一首新的鼓曲时,黄幡绰听出鼓音完全平和下来了,他才从容自如地走上前去。

  唐玄宗问道:““刚才你到什么地方去了?”黄幡绰如实回答说:“家中有个亲戚来看我,我送他到郊外,不知圣上叫我,故此来迟,望圣上恕罪。”唐玄宗一面打鼓,一面点点头。等鼓曲奏完,他放下鼓槌,对黄幡绰说:“你回来的时候,我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如果在我发怒时回来,你的皮肉就要开花了。念你入宫侍奉多日,偶然一次外出,姑且饶恕你吧!”

  宫廷上的人都为他捏一把汗,同时也十分佩服他“听音避祸”的才能。

  其三:玄宗於诸昆季,友爱弥笃,呼宁王为大哥,每与诸王同食。因食之次,宁王错喉喷上髭,王惊惭不遑,上顾其悚悚,欲安之。黄幡绰曰:「不是错喉。」上曰:「何也?」对曰:「是喷帝。」上大悦。

  其四:安禄山之叛也,玄宗忽遽播迁於蜀,百官与诸司多不知之。有陷在贼中者,为禄山所胁从,而黄幡绰同在其数,幡绰亦得出入左右。及收复,贼党就擒,幡绰被拘至行在。上素怜其敏捷,释之。有於上前曰:「黄幡绰在贼中,与大逆圆梦,皆顺其情,而忘陛下积年之恩宠。禄山梦见衣袖长,忽至阶下,幡绰曰:『当垂衣而治之。』禄山梦见殿中槅子倒,幡绰曰:『革故从新。』推之多此类也。」幡绰曰:「臣实不知陛下大驾蒙尘赴蜀。既陷贼中,宁不苟悦其心,以脱一时之命?今日得再见天颜,以与大逆圆梦,必知其不可也。」上曰:「何以知之?」对曰:「逆贼梦衣袖长,是出手不得也;又梦槅子倒者,是胡不得也。以此臣故先知之。」上大笑而止。

生平

  安史之乱,王室出逃到四川,黄幡绰陷于叛军,在长安被迫为安禄山表演。平定叛乱后,黄幡绰被拘,玄宗不以为有罪,将他开释了。一说晚年流落江南,死后葬在昆山正仪绰墩。《全唐诗》收有他的诗。

黄旛绰的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