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涣

朱涣,男,字济仲,永福人。曾得孝宗乾道二年(一一六六)进士。其作品有《齐天乐》、《百岁令》等。

朱涣的诗文

唐代:朱涣

古木参天叫杜鹃,春愁浑在夕阳边。
看君此画还三叹,忆得西江上水船。

唐代:朱涣

倾城误人身,嗟哉难具陈。请君试侧耳,听妾歌其因。

妾初未笄学新妆,肌理玉雪眉黛长。融怡窈袅销金裳,态浓意远夺目光。

当时见者心为狂,共谓绝代惊非常。拟思昭阳奉君王,三千宠爱一身当。

宁知事大缪,嫁作荡子妇。空闺独宿度芳华,蓬首乱鬓颜色朽。

四海十年不相闻,一朝归来新閒旧。新閒旧,妾何有,摈妾不使侍箕帚。

佳人多命薄,是事君信否。倾城误人身,古来唯有李夫人。

延年作歌帝所珍,贮之金屋荐华茵。宠光杂遝疏弟昆,将死掩面留馀恩。

千载不复见,言之涕沾巾。倾城误人身,此曲哀怨何可听。

唐代:朱涣

濂溪先生曰:莲,花之君子者也。我判府都运大监,则人之君子者也。以君子之生值君子花之时,静植清香,二美辉映。某也辄假斯意,作为乐府,以祝千岁寿云。
瑞芳楼下,有花中君了,群然相聚。笑把筒{奭刂}露浥,来庆黄堂初度。净植无尘,清香近远,人与花名伍。六郎那得,这般潇酒襟宇。
运了多少兵筹,依红泛绿,向俭池容与。歌袴方腾持节去,未许制衣湘楚。紫禁荷囊,玉堂莲炬,遍历清华处。归寻太乙,轻舟一叶江渚。

唐代:朱涣

寒夜夜政长,愁人背灯立。
惊风摇竹树,栖鸟堕复集。
山空接响多,室静虚白入。
怊怅不成眠,残钟晓边急。

唐代:朱涣

溪头浴吾须,树底荫吾影。
四顾无人来,独坐了俄顷。
欲去更徘徊,夕阳射峰顶。

唐代:朱涣

晴窗棐几风日舒,呼童汲水供蟾蜍,
涓流入研玄颖濡。一蚁蠢蠢爰来趋,
须臾十百与之俱。前后有行不乱踰,
宛若徙穴舁腐余。想应燥吻脣颊枯,
清梦思欲吞江湖。摇尾羞作涸辙呼,
奋迅恰如东海鱼。物生天地小大殊,
饥食渴饮皆同涂。矧尔有灵非至愚,
大槐南柯名利区。一梦而觉惊幻虚,
尔其听我毋睢盱。尔吭既沃腹既腴,
归安其藏勿浪逋。阶前群儿政嬉娱,
以指划土縻尔躯。

唐代:朱涣

和衣高卧白云堆,门倩云封不妄开。留向山中自娱悦,莫教一片出山来。

唐代:朱涣

雨足溪涨缘,风高花委红。
天清气自佳,独步来山中。
见竹不敢穿,生怕伤箨龙。

唐代:朱涣

明月满庭树,与子步清影。
参横北斗低,共此良夜永。
一从明月缺,子即与我别。
两浆泛西江,摇荡万顷雪。
明月今复圆,子行阿那边。
爱而不可见,望望空凄然。
愿子理归舟,复向长安道。
快来我庭前,趁此明月好。

唐代:朱涣

瑞芳楼下,有花中君子,群然相聚。笑把筒露浥,来庆黄堂初度。净植无尘,清香近远,人与花名伍。六郎那得,这般潇洒襟宇。运了多少兵筹,依红泛绿,向俭池容与。歌裤方腾持节去,未许制衣湘楚。紫禁荷囊,玉堂莲炬,遍历清华处。归寻太乙,轻舟一叶江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