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锜

刘锜(1098年―1162年2月25日),字信叔,德顺军(今甘肃静宁)人。南宋抗金名将,泸川军节度使刘仲武之子。刘锜骁勇善战,早年曾任陇右都护,多次战胜西夏,深受其畏惧。绍兴十年(1140年),于顺昌之战中大破金兀术军。并派兵协助岳飞北伐。次年,于柘皋之战再破金军。此后被罢去兵权,两任荆南知府。晚年再获起用,率军抗击南下侵宋的金帝完颜亮,但因病而无功。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刘锜去世,追赠开府仪同三司,赐谥武穆(一说谥武忠)。著有《清溪诗集》,已佚。《全宋诗》中录其诗七首。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刘锜出身将门,是泸川军节度使刘仲武之子,相貌俊美,善于射箭,声如洪钟。少时随从父亲刘仲武征战,有一次营门口水缸中盛满水,刘锜一箭射中水缸,拔出箭矢缸中水如注涌出,刘锜随后又射出一箭正好将原来的箭孔塞住,人们叹服其射技精湛。宋徽宗宣和年间(1119年―1125年),经朝廷采用高俅的推荐,特授予刘锜为阁门祗候。

  名震西夏

  建炎元年(1127年),康王赵构(即宋高宗)在南京应天府即位,建立南宋。高宗继位后,录用刘仲武的后代,刘锜因此得以被高宗召见,高宗对他感到十分惊奇,特授予他为阁门宣赞舍人,将其派知岷州(今甘肃岷县),任陇右都护。刘锜在同西夏的作战中,多次获胜。由于他作战勇敢,西夏人都畏惧他,西夏小孩啼哭,其母就以“刘都护(刘锜)来!”来恐吓他。张浚巡视陕西时,一见刘锜,便惊奇于他的才能,授其为泾原路经略使兼知渭州(今甘肃平凉)。

  力战富平

  建炎四年(1130年),刘锜率泾原军参加富平(今属陕西)战役。富平之战,完颜宗辅以完颜娄室军为右翼,以完颜宗弼军为左翼发起进攻。宋军仓促迎战,失去统一指挥,五路军马各自为战。刘锜首先率泾原路宋军迎击完颜宗弼左翼军,并将其包围,金将赤盏晖所率精骑陷入泥泞难以驰骋,被斩杀甚众,勇将韩常被流矢射伤一目。双方激战半日,胜负未分。但由于环庆经略使赵哲弃军先逃,导致宋军全线溃败。富平之战失利后,赵哲部属慕容洧据庆阳(今属甘肃)叛变,进攻环州(今环县)。张浚命令刘锜前往救援,刘锜留下部将守卫渭州,自己率兵救援环州。不久,金军进攻渭州,刘锜留下部将李彦琪抵御慕容洧,自己亲率精锐部队回军救援渭州,但已经来不及,由于进退两难,刘锜于是率领军队撤到德顺军。李彦琪逃归渭州,投降金国。刘锜因此被贬为知绵州(今四川绵阳)兼任沿边安抚使。

  扈从高宗

  绍兴三年(1133年),刘锜复职,任宣抚司统制。同年冬,金军攻占和尚原(今甘肃宝鸡西南)后,宋军重新调整防务,刘锜负责文州(今文县)、龙州(今四川平武西南)至威州(今理县东北)、茂州(今茂县)一带防务

  绍兴四年(1134年)三月,川陕宣抚司都统制吴玠抗击金兵于仙人关(今陕西略阳西北),刘锜奉令驰援,与吴玠会师。八月,高宗得知刘锜战绩,诏令他到行在临安府(今浙江杭州)朝见,被川陕宣抚使王似以刘锜“守边不可遣”为由,继续留在川陕边境。次年二月,高宗“诏将兵不须起发,令锜疾速赴行在”。七月,当岳飞镇压杨么起义后,正在湖湘的张浚想中途截留刘锜任岳州(今湖南岳阳)知州,宋高宗再次“诏趣赴行在”。刘锜抵达临安后,被任为带御器械、江南东路马步军副总管等职。

  绍兴六年(1136年),二月,因高宗的心腹杨沂中出征,高宗命刘锜临时接替杨沂中,兼权提举宿卫亲军,这说明高宗对刘锜相当信任。十月,伪齐南侵,高宗亲征抗击,刘锜改任浙西、淮东沿海制置副使,以加强南宋的海防、江防。绍兴七年(1137年)正月,当高宗驻于平江时,行营前护副军都统制王彦所部与权主管侍卫亲军马军司公事解潜部属械斗,解潜被罢职。经张浚举荐,朝廷授刘锜为权主管侍卫亲军马军司及殿前司、侍卫亲军步军司公事,统管重建的三衙军,但三衙军数量不多,只是高宗的护卫军。二月,王彦罢兵权出任地方官,于是将王彦所部也隶属于刘锜。刘锜将以前护副军及马军,合并分为前、后、左、右、中军和游奕军,共六军,每军各一千人,设有十二将。其中的前护副军,就是原来王彦的八字军。至此刘锜的部队才开始单独成军。十月,刘锜兼任庐州知州、淮西制置副使、主管淮西安抚司公事,率部进驻庐州。绍兴八年(1138年)六月,刘锜奉诏移驻镇江,不久改任枢密院都统制,刘锜所部成为枢密院的直属部队。绍兴九年(1139年)二月,刘锜升为果州团练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并再次担任权主管侍卫马军司公事。

  顺昌大捷

  绍兴十年(1140年),按完颜昌和秦桧的第一次绍兴议和,金人归还东京开封府、西京河南府和南京应天府三京,刘锜被任命为东京副留守,节制所部八字军三万七千人出发。益殿司三千人,皆携其家眷,将领驻于东京开封,家眷则留顺昌(今安徽阜阳)。刘锜自临安溯江绝淮,凡二千二百里。至涡口,刚要坐下吃饭,暴风拔坐帐,刘锜说:“此贼兆也,主暴兵。”即下令兼程而进。五月,还未至顺昌,在离顺昌三百里处时,金兀术已经撕毁合约重新开战,向南宋大举侵犯。

  刘锜与将佐舍舟陆行,先到顺昌城中。同年五月庚寅日(1140年6月3日),谍报金兀术已经占领东京开封。知府事陈规见刘锜问计,刘锜说:“(顺昌)城中(如果)有粮,则能与君共守。”陈规曰:“有米数万斛。”刘锜曰:“可矣。”这时八字军所部选锋、游奕两军及老稚辎重,相去尚远,刘锜遣骑接应,半夜四鼓乃至。到了凌晨得报,金骑已经到了陈州。

  他分析金兵南下必然要首先占领东京,再而进攻顺昌。刘锜根据这一判断,就预先率领三千人退守顺昌,准备在此死守,以阻止金兵继续南犯。为了坚定将士们的守城决心,他派人把颖河等水道的所有船只凿穿并沉入河中,向广大官兵们表示“破釜沉舟”,不留退路,只有决一死战才是唯一的出路。又将自己和部将们的家属安置在寺庙中,四周堆放柴草,派兵守护,并对卫兵们说,如果城池失守,就从他的家属居住的地方放火烧起,不让一户家属落入金人的手中。“于是军士皆奋,男子备战守,妇人砺刀剑,争呼跃曰:‘平时人欺我八字军,今日当为国家破贼立功。’”

  当时守备一无可恃,刘锜在城上亲自督厉,取伪齐所造痴车,以轮辕埋城上;又撤掉平民住户的窗扉,用物堵住;城外有民居数千家,都烧光坚壁清野。准备了六日,大致完毕,而金兵游骑已涉颍河至城下。刘锜先於城下设伏,擒千户阿黑等二人,审问得到消息:“韩将军营白沙涡,距城三十里。”刘锜于是夜遣千余人攻金国汉人万夫长韩常的部队,连战,杀敌颇众。不久,金国三路都统、葛王完颜褎以兵三万,与龙虎大王完颜突合速同时兵临城下。刘锜下令开诸门,金人却狐疑不敢近城。当初准备防守时,刘锜命令在城边筑羊马垣,在垣上打洞为门。至此时,刘锜与许清等躲在羊马垣后面列阵,金人放箭,不是从羊马垣的上面射到城墙上,就是射在垣上,都没用。刘锜则用破敌弓(机械床弩)辅以神臂弓、强弩(人力强弩),自城上或垣门射敌,射死很多金兵,敌稍却。刘锜又以步兵邀击,金步兵被赶入河中淹死者不可胜计,金骑兵被歼灭数千。宋廷此时特授刘锜鼎州观察使、枢密副都承旨、沿淮制置使。

  这时顺昌受围已四日,金兵越来越多,移驻到东村,距顺昌城二十里。刘锜遣骁将阎充募敢死队五百人,夜里去劫营。这天夜里,天将要下雷雨,不时闪电漫天,阎充率五百敢死队,看见头发扎辫子的就当成女真人杀死。金兵不得不败退十五里。刘锜又募百人敢死队去增援阎充,有人要求口里衔枚噤声,刘锜笑答用不着:“不需衔枚。”命令砍竹子做成市井小儿用来游戏发声的玩具,每人带一个有用,直冲金营。金营里一片漆黑,闪电亮的时候敢死队员都奋击,闪电停则敢死队员都藏起来不动,金兵于是大乱。百人敢死队吹“嘂”为号集合并配合,金兵被搞得晕头转向,终夜自战,结果一夜下来积屍盈野,退军老婆湾。

  金兀术得知顺昌失利,立即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增援。刘锜面对更加强大的敌人,决定智取。部将曹成等二人在得到刘锜面授机宜后,便率部去迎击金兵,但未经几个回合,二人便假装坠马被金兵俘获。在审问时,曹成按照刘锜事先所编造的话回答说:“刘锜是太平边帅子,喜声伎,朝廷以两国讲好,使守东京图逸乐耳。”金兀术根据口供判定刘锜是一个花花公子,很看不起他,认为这样的将领不堪一击,所以就不带攻城重武器,轻装前进,直逼顺昌城外扎营,连亘十五里,全军毫无戒备思想。 而刘锜也按兵不动,只是先派人悄悄的在颖河中投毒,数日后金兵多数病倒,失去战斗力大半。刘锜认为时机已到了,他组织一支队伍,人人手持长柄斧和长把标枪,排在阵地的前列,专砍敌人首先冲过来的骑兵的马腿。而待骑兵倒地后,再用标枪刺杀,大破金军的“铁浮图”和“拐子马”(骑兵军),使其损失过半。刘锜“遍诣诸营,抚劳官军及安慰中伤之人,盖家至户到,人人皆得其欢心”,鼓舞士气,准备再战。金军害怕刘锜派兵夜袭,加上大雨及颍河水涨,相持数日后,只得撤兵北归。经此一战,刘锜的威名远扬。顺昌之战阻遏了金军南侵的矛头,稳定了局势,被列入南宋“中兴十三处战功”之一。杨汝翼后曾撰《顺昌战胜破贼录》。刘锜以功建节,授武泰军节度使、侍卫亲军马军都虞候、顺昌知府、沿淮制置使。同年七月,刘锜任淮北宣抚判官,时岳飞北伐驻颍昌(今河南许昌),而张俊已自毫州退兵,岳飞已陷入于孤军作战地位,告急于刘锜,刘锜派部将雷仲出兵牵制,进抵太康县(今属河南)。岳飞被迫奉诏南撤,岳飞部将赵秉渊尚坚守淮宁府(今淮阳),刘锜部将韩直协助赵秉渊击退进犯的金军。九月,因宋金双方展开和议,诸大将都奉诏退兵,刘锜退驻太平州。

  柘皋之战

  绍兴十一年(1141年),金兀术再次率大军南侵江淮地区,攻占寿春府,宋廷也再次命令刘锜率军迎战。刘锜率部渡江抗击南下的金军,到达庐州,刘锜随即巡视,因其城残破不利于防守,随即冒雨退向东关(今含山西北),“依山据水,以遏金人之冲”。二月,刘锜自东关出兵至柘皋,与十万金军相遇,杨沂中、王德等军先后到达,宋、金两军会战,刘锜仍然运用顺昌战役的打法,首先大破金军的铁骑,一经接触,金兵们就惊呼“此顺昌旗帜也”,便抱头鼠窜逃命。此役金军大败,退向西北的紫金山。

  投闲置散

  柘皋之战是南宋“中兴十三处战功”之一,也是宋、金绍兴和议前的最后一次决战。金军战败后逐步北退,主帅张俊因争功而忌妒刘锜,命刘锜先回,自己想与杨沂中耀兵淮上以显声威,但当得知北退的金兵正攻打濠州时,又命刘锜率军北上抗金。由于轻敌,杨沂中、王德被金伏兵所袭而大败,张俊、杨沂中、王德等惊慌南逃渡江,只有刘锜“按部位,整旌旗,最后徐行”,驻军历阳(今和县),奏请准许后,才渡江回归太平州,这也使张俊、杨沂中怀恨在心。同年四月,高宗罢韩世忠、张俊、岳飞三大将兵权,刘锜因而自请退闲。七月,尽管岳飞请求不要罢刘锜的兵权,但刘锜仍被罢军权,改任为荆南府(今湖北江陵)知府。刘锜镇守荆南共六年,治理有方,使军民得以安居乐业。

  绍兴十七年(1147年)七月,以提举江州太平观退闲。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魏良臣认为“锜名将,不当久闲”,朝廷于是重新起用他为潭州知州。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加太尉,再次出任荆南府知府兼荆湖北路安抚使。江陵县东有一处黄潭,在建炎年间,有司决开潭水进入长江,以抵御叛军,因此到夏、秋两季河水泛滥,荆、衡之间都受水灾影响。刘锜到任后,命令将缺口填塞,又开辟肥沃田地数千亩,安置了数千户流民。

  胶着淮西

  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面对金帝完颜亮准备南侵的形势,朝廷命刘锜兼节制荆南府屯驻御前军马,重掌兵权。绍兴三十年(1160年)五月,设荆南府御前诸军都统司,刘锜兼任都统制。十月,刘锜调任镇江府御前诸军都统制,随即拣退病马,训兵练卒。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完颜亮又调六十万大军南犯,在出发前分配作战任务时,攻打宋军各将领的任务都一一落到实处,唯有攻打刘锜一部的作战任务,全军无一人敢于应声接受。完颜亮气愤得咬牙切齿,决定亲带大军与刘锜决战。

  当时,刘锜被朝廷任命为淮南、浙西、江南东西路制置使,节制诸路军马,总指挥部设在清河口。八月,刘锜扶病出镇扬州,并派部将王刚屯守宝应(今属江苏),又派部将吴超进驻淮河南岸的盱眙军(今盱眙县)。十月,刘锜又兼京东、河北东路招讨使。随后扶病前驻盱眙军部署防务,又沿淮河进至淮阴。金兵此次南下,采用毛毡裹船运粮,刘锜则派游泳好手潜入水中凿沉金人的粮船。

  金军一面留精兵与刘锜相对抗,另以重兵转入淮西。正当刘锜在淮东抗击金兵时,淮西主将王权却不战而逃,彻底破坏了刘锜的作战部署。面对金军临江的形势,高宗以金字牌召刘锜退兵守江。刘锜自淮阴退到扬州时,金军已占领真州(今仪征)。刘锜退守长江边的瓜洲镇,无日不战,为稳定人心,又将妻、子从镇江渡江迁来瓜洲。金军占领扬州后,派万户高景山等以重兵南下争夺瓜洲渡,与刘锜部将左军统领员琦相遇于皂角林。双方经过一番恶战,宋军击杀高景山,金军死伤三千余人,被俘数百人,战败退兵。宋军取得“皂角林之战”的胜利,为南宋“中兴十三处战功”之一。捷报传至高宗处,朝廷赐金五百两、银七万两来犒赏军队。

  但淮西主将王权已逃回江南,高宗诏令刘锜退回江南,专守长江防线。此时刘锜身染重病,只得留侄儿刘汜率一千五百人扼守瓜州渡口,命部将李横率八千人固守扬州城,自己暂赴镇江养病。宋廷任命知枢密院事叶义问总指挥江淮战役,他首先来到镇江,见到刘锜已经病重不起,就临时任命李横代理刘锜的指挥权。十一月,金兵直逼瓜州,刘汜首先败退,李横孤军不能抵挡,左军统制魏友、后军统制王方战死,李横、刘汜仅以身免。当各军渡江北进时,刘锜派人手持黄、白两色旗帜登上高山观察战况,告诉他们说:“敌至举白旗,两军交战举起黄白旗,胜利就举黄旗。”这天,黄白两旗举起超过时间,刘锜说:“黄旗很长时间没有举起,我军危险了。”因而愤恨不已,病情更加严重。都督府参赞军事虞允文从采石来到,督促水军同金军交战。虞允文经过镇江,拜谒刘锜并询问病情。刘锜握着虞允文的手说:“病情不必问。朝廷养兵三十年,一事无成,而大功反由一位儒生建立,我们这些人惭愧死了!”

  呕血命倾

  其后,朝廷命召刘锜回朝,命他提举万寿观,刘锜借建康都亭驿居住。金朝议和使者将要到来,留守汤思退清理驿馆等待金使,派人劝刘锜移居别试院,刘锜认为庭院会洒扫以待,且朝廷另有安排,到院后却发现“粪壤堆积”,致使其忧愤交加,病情加剧,吐血数升而死,时为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二月初十(2月25日)。获赠开府仪同三司,朝廷赐其家属银三百两、帛三百匹。后获谥“武穆”。宋孝宗追封为吴王,加太子太保。

  刘锜军事成就编辑 刘锜早年在同西夏的作战中,多次获胜,受到西夏人的畏惧。在建炎四年(1130年)的富平之战中,刘锜“身先士卒”,抗击金兵,激战半日,胜负未分。但因环庆经略使赵哲弃军先逃,导致宋军全线溃败。绍兴四年(1134年),刘锜奉令驰援川陕宣抚司都统制吴玠,参与仙人关之战。绍兴七年(1137年),刘锜统管重建的三衙军及王彦所部“八字军”,将其整编为六军十二将,共6000人。绍兴十年(1140年),刘锜率约2万人的“八字军”及全城军民与金兀术亲自率领的10余万金军主力决战,取得了顺昌之战的胜利。顺昌之战对宋军抗金的战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史称“顺昌之役,敌震惧丧魄,燕之珍宝悉取而北,意欲捐燕以南弃之”。次年正月,金军攻占寿春府,刘锜率部渡江抗击南下的金军,到达庐州,刘锜因庐州残破不利于防守,随即冒雨退向东关(今含山西北),“依山据水,以遏金人之冲”。二月,刘锜出兵至柘皋,与10万金军相遇,杨沂中、王德等军先后到达,宋、金两军会战,金军大败。柘皋之战是南宋“中兴十三处战功”之一。后因主帅张俊等争功轻敌,致使宋军被金伏兵所袭而大败。张俊等惊慌南逃,只有刘锜“乃按部位,整旌旗,最后徐行”,有序撤回。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海陵王完颜亮征调大军,分四路南侵。刘锜节制诸路军马,担负江淮地区抗击金军主力的重任。他抱病从镇江渡江进驻扬州,随即派兵北上,加固淮东防务。但因负责淮西防务的王权迟迟不进,使得金军从容南下。而王权得知金军过淮河,又弃庐州南逃。金军迅速推进到滁县,即将临江。在港阴抗击金军的刘锜得知这此消息,也只得退兵扬州。攻克扬州后,为抢占瓜洲渡,进而挥师渡江,完颜亮命万户高景山率骑兵攻瓜洲镇。刘锜命镇江府左军统领员琦率部邀击,于皂角林与金军激战,大败金军,斩高景山,俘数百人。皂角林之战是完颜亮南犯以来首次失利的恶战,被列入南宋“中兴十三处战功”之一。但因王权已逃回江南,高宗令刘锜退回江南,专守长江防线,已病重的刘锜遂留其侄刘汜率部属1500人坚守瓜洲渡,自己乘肩舆回到镇江。刘汜等随后战败,瓜洲渡失守。数日后,虞允文于“采石之战”击败完颜亮,才解除了危局。

参考资料:

1、《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轶事典故

  虫王

  刘锜为传说中灭蝗保穑之神。据史料记载:宋景定四年,旱蝗,上敕刘锜为扬威侯天曹猛将之神。敕云“飞蝗入境,渐食嘉禾,赖尔神灵,剪灭无余。”蝗遂殄灭。

  刘锜在地方任职时,适逢百年不遇蝗灾,他千方百计灭蝗,取得成绩。《恰庵杂录》记载道:淮南、淮东、浙西制置使刘锜驱蝗有功,宋理宗敕封他“扬威侯暨天曹猛将之神”。刘锜将军庙有一对联道:“卧虎保岩疆,狂寇不教匹马还。驱蝗成稔(ren)岁,将军合号百虫来。”

  相传农历正月十三日为刘锜(刘猛将军)寿诞,这一天,官府正式祭祀,百姓还要举行迎神活动,届时,各乡民肩抬刘锜像游街,称“待猛将”。人们将这一天搞得相当热闹,用来虔诚的表达对刘锜本人的纪念和对来年大丰收的期盼。

  鹧鸪天

  相传,刘锜归隐后,寄居湖南湘潭,由于其不爱财,归隐后家道贫寒,时常到村中小店吃酒,店中人不识刘锜,屡屡对他呵四唣五的。刘锜叹道:“百万番人,只如等闲。如今却被他们诬罔。”于是便作了《鹧鸪天》一词:竹引牵牛花满街。疏篱茅舍月光筛。琉璃盏内茅柴酒,白玉盘中簇豆梅。休懊恼,且开怀。平生赢得笑颜开。三千里地无知己,十万军中挂印来。

  通晓阴阳

  世传刘锜精通阴阳家于行军时避祸就福之术。他在扬州抗击金军时,下令将城外的民舍全部焚毁,用石灰把城墙全部涂成白色,上面写着“完颜亮死于此地。”完颜亮性格多疑,看见之后十分厌恶,于是驻扎在龟山,人数太多难以容下,终于因此导致兵变。

参考资料:

1、《宋史·卷三百六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刘锜的诗文

唐代:刘锜

门外蹄轮任迹疏,一廛深称水云居。平生事业将何用,叹括空能读父书。

唐代:刘锜

清风叶叶映黄鹂,绿暗红稀半掩扉。我以忘言静思虑,子规犹道不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