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春霖

蒋春霖(1818~1868)晚清词人。字鹿潭,江苏江阴人,后居扬州。咸丰中曾官两淮盐大使,遭罢官。一生潦倒,后因情事投水自杀(一说仰药死)。早年工诗,中年一意于词,与纳兰性德、项鸿祚有清代三大词人之称,所作《水云楼词》以身遭咸丰间兵事,特多感伤之音,诗作传世仅数十首,称《水云楼賸稿》。

文学创作

  蒋春霖早岁工诗,风格近李商隐。中年,将诗稿悉行焚毁,专力填词。据说他由于喜好纳兰性德的《饮水词》和项鸿祚的《忆云词》,因自署水云楼,并用以名其词集,这个说法因为没有蒋春霖留下的文献证据,受到一些研究者怀疑。他重视词的内容和作用,认为:“词祖乐府,与诗同源。偎薄破碎,失风雅之旨。情至韵会,溯写风流,极温深怨慕之意。”(李肇增《水云楼词序》)所作词如〔台城路〕《易州寄高寄泉》、〔卜算子〕“燕子不曾来”等,多抒写仕途坎坷、穷愁潦倒的身世之感,悲恻抑郁。其咏时事之作,如〔台城路〕“惊飞燕子魂无定”、〔渡江云〕《燕台游踪,阻隔十年,感事怀人,书寄王午桥、李闰生诸友》等,虽被誉为“倚声家老杜”,但内容大都抒写太平军扫荡江南时,士大夫流离之感以及对风雨飘摇的清王朝的哀叹。

  在艺术上,蒋春霖目无南唐两宋,更不囿于当代浙派和常州派的樊篱。他的词讲究律度,又工造境,注意炼字炼句,在清末颇受称誉。谭献称其“流别甚正,家数颇大,与成容若、项莲生,二百年中,分鼎三足”(《箧中词》卷五)。

  《水云楼词》,蒋春霖生前刻于东台,后收入杜文澜《曼陀罗阁丛书》中。蒋卒后,他的好友于汉卿搜集未刻之词,与宗源翰所藏,合刻《补遗》1卷。缪荃孙也重刻过他的词集。1933年出版的《词学季刊》创刊号,又发表其未刻词9首。总计蒋春霖词今存170余首。诗作今存不及百首,由金武祥刻入《粟香室丛书》,题为《水云楼剩稿》。

生平

  蒋春霖,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生,江阴城内蒋家巷人。蒋春霖从小随任湖北荆门直隶知州的父亲蒋尊典在任所生活少年蒋春霖颖悟聪敏,资性过人,所作诗赋曾压倒词坛前辈强手,故有“乳虎”之称。蒋春霖性格坦爽,屡试不中,仕途不济。道光二十八年(1848)后曾先后在苏北两淮地区任盐官,署理淮南、东台、富安场盐大使。他一生落拓,早岁为诗,中年以后有大量词作,大多为抒情、忆旧和感伤之作,其中不乏寄托思乡之情。 咸丰七年(1857)后,蒋春霖母亲和爱妻先后亡故,其生活更加潦倒,内心愁闷,只能以填词排忧。咸丰末年,40岁的蒋春霖遭罢官,先后居东台、泰州,生活困苦。时值太平军与清军交战,战乱频传,蒋春霖忧心如焚。期间,他的词对家国的飘摇、人民的流离失所都有极为深沉的描绘。历代词家评说蒋的词婉约多姿,抑郁悲凉,有“词史”之称。和他同时代的词人谭献称颂蒋春霖为“倚声家老杜(甫)”。他与纳兰性德和项鸿祚同被誉为清代词坛“三鼎足”。

  同治七年(1868),蒋春霖离别苏北,准备去浙江衢州投靠友人,路经吴江东门外垂虹桥,面对“环如半月,长若垂虹”的江南第一长桥,感到前程茫茫,伤痛之余竟投水而亡。一代词人怀着悲愤离开了人世,年仅51岁。

  蒋春霖逝世后,邑人缪荃孙、金武祥等人先后收集并刻印了《水云楼词》、《水云楼续词》、《水云楼烬余稿》等词稿共270余首。建国后,山东齐鲁书社又出版了冯其庸的《蒋鹿潭年谱考略·水云楼诗词辑校》一书,为后人研究蒋春霖提供了重要资料。

蒋春霖的诗文

清代:蒋春霖

云气压虚栏,青失遥山,雨丝风絮一番番。上巳清明都过了,只是春寒。
华发已无端,何况花残?飞来蝴蝶又成团。明日朱楼人睡起,莫卷帘看。

清代:蒋春霖

晓露荒园,斜阳破寺,十亩螀声啼遍。倦绿无多,生意井阑西畔。

绕槿篱、蝶影还飞,近麦陇、马蹄偏贱。怪年年、冷逐蓬蒿,闭门秋老壮心懒。

齑盐滋味最好,记伴西风信里,莼羹菰饭。笠影鸦锄,因甚故乡归晚。

待青玉、一瓮春深,剩黄叶、半畦霜浅。认挑灯、细雨山家,客来寒夜剪。

清代:蒋春霖

黄叶人家,芦花天气,到门秋水成湖。携尊船过,帆小入菰蒲。

谁识天涯倦客,野桥外、寒雀惊呼。还惆怅、霜前瘦影,人似柳萧疏。

愁馀。空自把、乡心寄雁,泛宅依凫。任相逢一笑,不是吾庐。

漫托鱼波万顷,便秋风、难问莼鲈。空江上,沈沈戍鼓,落日大旗孤。

清代:蒋春霖

花外东风,吹过断桥,香到春山袖底。甚晚径馀寒,画阑犹倚。

应是怜春欲去,看万点、飞红斜阳里。冶游散后,深深蝴蝶,绿烟垂地。

憔悴。更无计。聚镜角愁痕,远山眉意。教燕子休归,小窗须闭。

只有杨花未醒,化一缕、春痕随流水。怕片霎、残梦溪西,又听倦莺啼起。

清代:蒋春霖

寒枝病叶。惊定痴魂结。小管吹香愁叠叠。写遍残山剩水,都是春风杜鹃血。

自离别。清游更消歇。忍重唱、旧明月。怕伤心、又惹啼莺说。

十里平山,梦中曾去,唯有桃花似雪。

清代:蒋春霖

晚树沈烟,枯荷乱浦,一换一番秋信。渍水庭阴,凉逼画罗衣润。

滴疏桐、此夜偏长,滞新菊、重阳刚近。最萧条、铁马檐声,纸窗棋响落灯烬。

朝来芦絮似雪,望断濛濛影里,归飞鸿阵。带湿征帆,还共暮潮难准。

剩空阶、蕉叶无多,恰添了、砌虫凄紧。怕遥山、洗褪微黄,倦妆眉黛损。

清代:蒋春霖

糁草疑霜,融泥似水,飞花觅又无处。树梢才褪遥峰,帘外暗兼细雨。

轻冰半霎,甚倚著、东风狂舞。怕一番、暖意烘晴,还带绿梅销去。

花市冷、试灯已误。芳径滑、踏青尚阻。依然浅画溪山,愁杀媆寒院宇。

春回万瓦,听滴断、檐声悽楚。剩几分、残粉楼台,好趁夕阳句取。

清代:蒋春霖

记倒离尊,断崖野树围孤店。翠帘风黯。客去春寒减。

雁背征帆,渐渐斜阳淡。归程暗。舵楼灯闪。犹繫东湖缆。

清代:蒋春霖

岸云湖草秋无际,斜帆疑挂云表。傍村枫叶未全霜,拥寺门红悄。

正雨霁、山容似晓。经台吹帽西风小。试笔染糕香,又却怕、黄花笑我,空醉斜照。

遥认瘦塔玲珑,苔斑青换,去年人又重到。翠萸杯冷客衣单,况玉琴孤抱。

算鬓影苍华误了。丝阑愁和凄凉调。待寄还、相思语,寒树冥冥,旧鸿稀少。

清代:蒋春霖

悔年时刻意学伤春,东风柳花颠。绕红阑是水,清波照影,镜拥双鸾。

击楫桃根何处,团扇误婵娟。梦醒还疑梦,此恨绵绵。

休记银屏朱阁,便江山如画,今落谁边。倚斜阳弹泪,一例吊秋烟。

待低拜,青溪夜月,问何时、重为玉人圆。长怀感,有相思血,都化啼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