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沙猎猎风成阵,白雁一声霜有信。琵琶肠断塞门秋,却望紫台知远近。

深宫桃李无人问,旧爱玉颜今自恨。明妃留在两眉愁,万古春山颦不尽。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北风猎猎吹起阵阵风沙,白雁鸣叫,报道了霜天的降临。王昭君戎装骑马,手抱琵琶,一路弹奏着思归的曲调,回头远望着紫台,一步一步地走远。

昭君当初在寂寞宫中,无人过问,昔日曾那么珍惜自己的容貌,如今却无比的悔恨?她那微微皱起的两眉间含着无限的愁绪,似如重重叠叠的远山。

注释

玉楼春:词牌名,据云此名取自顾复词中:“月照玉楼春漏促”句语意。又称为《木兰花》《转调木兰花》、《玉楼春令、《西湖曲》《呈纤手》《东邻妙》《春晓曲》《惜春容》《梦相亲》《归风便》《归朝观令》《续渔歌》等。双调,上片四句,押三仄韵,二十八字,下片四句。共五十六字。

猎猎:风声。伊

紫台:即紫宫,指汉都长安宫廷

春山:喻眉。

颦:皱。

参考:黄德炎著. 昭君诗话[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5 ,78-79.李新魁编著. 实用诗词曲格律辞典[M].广州:花城出版社,1999 ,80.顾易生等主编. 宋词精华[M]. 成都:巴蜀书社,1995 ,751.

赏析

咏史抒怀,本是诗人家数,昭君出塞,又是传统的诗歌题材,如杜甫的《咏怀古迹·群山万壑赴荆门》,王安石的《明妃曲》等,都是脍炙人口的名作,但元好问不畏前贤,推陈出新,突破了体裁和题材本身的局限,拓宽和加深了同类作品的内涵。

这首词的上片写塞外秋肃,昭君触景生怀,回顾汉宫旧事,心潮难平;下片前两句继续抒写昭君情怀,揭示了昭君悲愤之深,揭示了这种悲剧的历史延续性。全词音节浏亮宛转,沉郁顿挫;字面绮丽温润,震撼人心,可谓寓刚健于婀娜,变温婉成悲凉。

朔风惊沙,白雁掠霜,词人面对荒凉萧想的北地风光,俯仰千古,引人昭君出塞的历史画面。“白雁”在这里,不仅点明了时令,而且渲染了情境,昭君就是在这揪心的悲秋时节去国出塞的。“琵琶肠断”二句,是悬想昭君出塞的情景。传说谓昭君戎装骑马,手抱琵琶,一路弹奏着思归的曲调,则更把昭君的形象诗意化了。“紫台”,即紫宫,指长安宫廷。

过片二句说昭君当初寂寞宫中,无人过问。直到决定嫁给呼韩邪单于,临行之时,“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官,顾影徘徊,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后汉书·南匈奴列传》)。“旧爱”句言昭君一向顾惜自己的美艳容颜,“人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后汉书·南匈奴列传》),因此而致远嫁匈奴,故翻自恨其有此“玉颜”也。元好问不像前代诗人或后世戏剧家那样,停留在同情或怨愤的情调,而是透过一层,把目光转向那些没有出塞、因而也不为后代诗人注意的千百宫女。

言“深宫桃李”,自不只谓昭君一人,不妨理解为:广大的闭锁深宫的女,虽然艳如桃李,却只能空自凋谢。年复一年,花开花落,她们只能伴随着迟迟钟鼓、耿耿星河,终此一生。她们并不比王昭君更幸福,而是同样可悲。正如《明妃曲》云:“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结尾两句,词人笔锋又转。从黛青的远山,想到昭君含愁感恨的双眉;因为有了前两句的铺垫,昭君就成为当时及后代所有言女的代表,“万古春山颦不尽”,揭示了昭君悲愤之深,也揭示了这种悲剧的历史延续性。作者所指斥的不是--个汉元帝,他所同情的也不是一个王昭君,他凭着词人的直觉意识到,宫女的悲剧乃是封建专制王朝的一种社会病,后人复哀后人,此恨绵绵,有如万古春山。

这首词写作的具体时间不可确考,联系当时整个时代背景来看,可以说它也反映了元好问内心的愁苦。岁月流逝,风物依旧,离井怀乡之情亦复相似。白雁惊心,青山含愁,不仅基于对昭君的同情,也是词人心态的外化。故吊古与伤今,怜人与自伤,实不可分。

参考: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编;唐圭璋,缪钺,叶嘉莹,周汝昌,俞平伯,施蛰存撰写. 唐宋词鉴赏辞典 唐、五代、北宋 下[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6 ,2065-2066

创作背景

  这首词似为有感于公元1233年(金哀宗天兴二年癸巳)两宫北边事件(蒙古军掠走金后宫宫女)而作。

参考:王双启 郝世峰等选注. 历代豪放词选[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84 ,225-226.[金]元好问撰 赵永源校注. 遗山乐府校注[M],南京:凤凰出版社,2006 ,666.

相关诗句

陆游谢池春·壮岁从戎

壮岁从戎,曾是气吞残虏。阵云高、狼烽夜举。朱颜青鬓,拥雕戈西戍。笑儒冠、自来多误。

功名梦断,却泛扁舟吴楚。漫悲歌、伤怀吊古。烟波无际,望秦关何处。叹流年、又成虚度。

岑参碛西头送李判官入京

一身从远使,万里向安西。

汉月垂乡泪,胡沙费马蹄。

寻河愁地尽,过碛觉天低。

送子军中饮,家书醉里题。

孟郊秋怀十五首

孤骨夜难卧,吟虫相唧唧。

老泣无涕洟,秋露为滴沥。

去壮暂如剪,来衰纷似织。

触绪无新心,丛悲有馀忆。

讵忍逐南帆,江山践往昔。

秋月颜色冰,老客志气单。

冷露滴梦破,峭风梳骨寒。

席上印病文,肠中转愁盘。

疑怀无所凭,虚听多无端。

棓桐枯峥嵘,声响如哀弹。

一尺月透户,仡栗如剑飞。

老骨坐亦惊,病力所尚微。

虫苦贪夜色,鸟危巢焚辉。

孀娥理故丝,弧哭抽馀噫。

浮年不可追,衰步多夕归。

秋至老更贫,破屋无门扉。

一片月落床,四壁风入衣。

疏梦不复远,弱心良易归。

商葩将去绿,缭绕争馀辉。

野步踏事少,病谋向物违。

幽幽草根虫,生意与我微。

竹风相戛语,幽闺暗中闻。

鬼神满衰听,恍愡难自分。

商叶堕干雨,秋衣卧单云。

病骨可剸物,酸呻亦成文。

瘦攒如此枯,壮落随西曛。

袅袅一线命,徒言系絪缊。

老骨惧秋月,秋月刀剑棱。

纤威不可干,冷魂坐自凝。

羁雌巢空镜,仙飙荡浮冰。

惊步恐自翻,病大不敢凌。

单床寤皎皎,瘦卧心兢兢。

洗河不见水,透浊为清澄。

诗壮昔空说,诗衰今何凭。

老病多异虑,朝夕非一心。

商虫哭衰运,繁响不可寻。

秋草瘦如发,贞芳缀疏金。

晚鲜讵几时,驰景还易阴。

弱习徒自耻,暮知欲何任。

露才一见馋,潜智早已深。

防深不防露,此意古所箴。

岁暮景气干,秋风兵甲声。

织织劳无衣,喓喓徒自鸣。

商声耸中夜,蹇支废前行。

青发如秋园,一剪不复生。

少年如饿花,瞥见不复明。

君子山岳定,小人丝毫争。

多争多无寿,天道戒其盈。

冷露多瘁索,枯风饶吹嘘。

秋深月清苦。虫老声粗疏。

赪珠枝累累,芳金蔓舒舒。

草木亦趣时,寒荣似春馀。

自悲零落生,与我心何如。

老人朝夕异,生死每日中。

坐随一啜安,卧与万景空。

视短不到门,听涩讵逐风。

还如刻削形,免有纤悉聪。

浪浪谢初始,皎皎幸归终。

孤隔文章友,亲密蒿莱翁。

岁绿闵似黄,秋节迸已穷。

四时既相迫,万虑自然丛。

南逸浩淼际,北贫硗确中。

曩怀沉遥江,衰思结秋嵩。

锄食难满腹,叶衣多丑躬。

尘缕不自整,古吟将谁通。

幽竹啸鬼神,楚铁生虬龙。

志生多异感,运郁由邪衷。

常思书破衣,至死教初重。

习乐莫习声,习声多顽聋。

明明胸中言,愿写为高崇。

幽苦日日甚,老力步步微。

常恐暂下床,至门不复归。

饥者重一食,寒者重一衣。

泛广岂无涘,姿行亦有随。

语中失次第,身外生疮痍。

桂蠧既潜污,桂花损贞姿。

詈言一失香,千古闻臭词。

将死始前悔,前悔不可追。

哀哉轻薄行,终日与驷驰。

流运闪欲尽,枯折皆相号。

棘枝风哭酸,桐叶霜颜高。

老虫干铁鸣,惊兽孤玉咆。

商气洗声瘦,晚阴驱景芳。

集耳不可遏,噎神不可逃。

蹇行散馀郁,幽坐谁与曹。

抽壮无一线,剪怀盈千刀。

清诗既名朓,金菊亦姓陶。

收拾昔所弃,咨嗟今比毛。

幽幽岁晏言,零落不可操。

霜气入病骨,老人身生冰。

衰毛暗相刺,冷痛不可胜。

鷕鷕伸至明,强强揽所凭。

瘦坐形欲折,晚饥心将崩。

劝药左右愚,言语如见憎。

耸耳噎神开,始知功用能。

日中视馀疮,暗锁闻绳蝇。

彼齅一何酷,此味半点凝。

潜毒尔无猒,馀生我堪矜。

冻飞幸不远,冬令反心惩。

出没各有时,寒热苦相凌。

仰谢调运翁,请命愿有征。

黄河倒上天,众水有却来。

人心不及水,一直去不回。

一直亦有巧,不肯至蓬莱。

一直不知疲,唯闻至省台。

忍古不失古,失古志易催。

失古剑亦折,失古琴亦哀。

夫子失古泪,当时落漼漼。

诗老失古心,至今寒皑皑。

古骨无浊肉,古衣如藓苔。

劝君勉忍古,忍古销尘埃。

詈言不见血,杀人何纷纷。

声如穷家犬,吠窦何訚訚。

詈痛幽鬼哭,詈侵黄金贫。

言词岂用多,憔悴在一闻。

古詈舌不死,至今书云云。

今人咏古书,善恶宜自分。

秦火不爇舌,秦火空蓺文。

所以詈更生,至今横絪缊。

刘长卿新年作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

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

岭猿同旦暮,江柳共风烟。

已似长沙傅,从今又几年。

柳永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鸟 一作:岛)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