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曷有极,悠悠恨莫平。年残家计窘,又当痛内兄。

内兄在榕省,广文官独冷。半世历穷途,壮年当逆境。

孀妇赖以全,德门赖以整。弱弟躬提携,慈亲勤定省。

苦志长下帷,乡荐幸早领。藉此开亲颜,饱煖犹难永。

我谊忝葭莩,与粟常五秉。得此为西江,一饱无奢请。

羡君真血性,孝友复温醇。喜怒不形色,毁谤不沾唇。

能文惊笔阵,饮酒见天真。因饮生议议,可叹少完人。

荷锸方刘伶,投辖类陈遵。三百六十日,狼籍污车茵。

小饮能养性,大饮定伤身。嗜痂已成癖,戒语徒书绅。

粉白与黛绿,妍媸无别甄。每值如泥时,醉眼睨横陈。

旦旦双斧伐,枯树难复春。相别始六载,远隔沧海滨。

我家被灾后,二年绝指菌。欲援无馀力,惆怅乃伤神。

近来多笔札,觉非君所亲。识为三弟书,句句是吟呻。

中皆诀别言,辞简意切要。家贫事事难,儿稚弟犹少。

与我隔重洋,两心谅相照。都此悽怆辞,不觉涕倾掉。

缅忆弱冠时,随侍居京师。我亦从负笈,东床坦腹嬉。

我少也落拓,边幅不修治。每至颠沛际,辄赖君扶持。

比予归海上,迢迢送不辞。解装未阅月,一病几垂危。

幸得逢卢、扁,半载始展眉。回京拜膝下,相见喜复悲。

椿萱能承顺,侍奉无差池。前年琴断弦,是岁失填篪。

严君忽弃养,阖家困莫支。况复家万里,廿口无归期。

尚幸贤乔梓,美誉久飙驰。宗有名公在,倡义首捐赀。

集腋充囊橐,舆榇始有资。死生关情处,尽入人心脾。

阮籍悲穷途,杨朱哭路歧。况君恂恂者,赖公免流离。

奉母及幼弱,跋涉相追随。教弟更成立,学行无瑕疵。

咸谓可安享,食报固其宜。岂意天难测,理者不可推。

老母遽终堂,弟媳丧在兹。苜蓿一散员,俸薄官似橘。

加之数年来,茑萝共萧瑟。自赡犹未能,何暇相周恤。

稚小口嗷嗷,待哺纷绕膝。窀穸并婚姻,更仆数难悉。

苦况百端凌,沉痾一朝剧。伏枕嘱遗言,字下血随笔。

其言犹哀惨,泣读不忍毕。嗟予自断弦,伉俪虚正室。

嘒彼虽小星,聊足侍中栉。知予故剑怀,终始情如一。

但愿常聚首,畅叙共披襟。不图溘然逝,魂梦何处寻。

絮酒及烹鸡,遥奠窆莫临。思君命坎壈,嗟我步崎嵚。

我兴琴自鼓,君乐酒频斟。我有阮瞻癖,君同潘岳心。

恰好亦郎舅,总角结诚忱。望君我本奢,平地冀高岑。

讵知壮志日,作此断肠吟。君已辞杯酒,我亦懒鼓琴。

问我何不鼓,从此少知音。

相关诗词

桃李待日开,荣华照当年。
东风动百物,草木尽欲言。
枯枝无丑叶,涸水吐清泉。
大力运天地,羲和无停鞭。
功名不早著,竹帛将何宣。
桃李务青春,谁能贳白日。
富贵与神仙,蹉跎成两失。
金石犹销铄,风霜无久质。
畏落日月后,强欢歌与酒。
秋霜不惜人,倏忽侵蒲柳。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
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
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雉赌梨栗。
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
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
君不见昔时燕家重郭隗,拥篲折节无嫌猜。
剧辛乐毅感恩分,输肝剖胆效英才。
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
行路难,归去来!

有耳莫洗颍川水,有口莫食首阳蕨。
含光混世贵无名,何用孤高比云月?
吾观自古贤达人,功成不退皆殒身。
子胥既弃吴江上,屈原终投湘水滨。
陆机雄才岂自保?李斯税驾苦不早。
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
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秋风忽忆江东行。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