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寻阳去,辞家千里馀。
结荷倦水宿,却寄大雷书。
虽不同辛苦,怆离各自居。
我自入秋浦,三年北信疏。
红颜愁落尽,白发不能除。
有客自梁苑,手携五色鱼。
开鱼得锦字,归问我何如。
江山虽道阻,意合不为殊。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今天我离开了寻阳,已经是离家千里之外了。
住在水中荷花边,为你寄上一封家书。
虽然辛苦不相同,却因为两地分离而悲怆。
我自从到秋浦之后,三年中很少收到北来的书信。
年轻的容颜已经老去,头上的白发没有办法除去。
有个客人来自梁苑,手中提着五色鱼。
打开鱼肚子看到你的书信,问我有什么打算。
虽然路途遥远,江山阻隔,但我们心念如一,永远不变。

注释
秋浦:县名,因境内有秋浦水而得名,即今安徽省池州。
寻阳:即浔阳,故郡名,在今江西九江市。
大雷书:南朝宋朝诗人鲍照著《登大雷岸与妹书》,该书云:“吾自发寒雨,全行日少。加秋潦浩汗,山溪猥至,渡沂无边,险境游历,栈石星饭,结荷水宿,旅客辛贫,波路壮阔。始以今日食时仅及大雷。涂发千里,日逾十晨,严霜惨节,悲风断肌,去亲为客,如何如何。”《太平寰宇记》载:“舒州望江县(今安徽望江县)有大雷池,水西自宿松县(今安徽宿松县)界流入雷池,又东流经县南,去县百里,又东入于海。江行百里为大雷口,又有小雷口。……宋鲍明远有《登大雷岸与妹书》乃此地。”
怆:伤悲,凄怆。
疏:稀少。
梁苑:又叫梁园,兔园,汉代梁孝王刘武所造。故址在今河南商丘东。当时,李白的家眷正迁居河南。
五色鱼:指书信。古乐府云:“尺素如残雪,结成双鲤鱼。要知心里事,看取腹中书“据此诗,古人尺素结为鲤鱼形,即信封。李白所谓“手携五色鱼,开鱼得锦字”,即指妻子托人捎来的书信。
道阻:道路阻隔。
殊:两样,不同。

参考资料:

1、《国学曲藏书系》丛书编委会.国学典藏书系 李白诗集.长春市: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291-292页

2、杨辇宗,杨实诚.爱情诗注析.太原市: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年:290-292页

赏析

  全诗采用自述或诉说的语气,如话家常。一开始就说:“我今寻阳去,辞家千余里。”语言平白如话,十分简朴,和口语没什么区别,平实而意蕴较深。如“虽不同辛苦,怆离各自居”,说妻子虽然不曾和自己一样奔波,一样辛苦,但二人相距千里,各自感到独居之苦是一样的。一个“怆”字将离别之苦写的悲伤凄然,牵动人的情感。又如“红颜愁落尽,白发不能除。”诗人抓住妻子的“红颜”,自己的“白发”,写一个因愁悲而红颜落尽,一个因忧伤而白发拔掉又长,两颗悲伤已极的心是同样的。写得情深意切,耐人咀嚼。还如“有客自梁苑,手携五色鱼,开鱼得锦字,归问我何如。”一封家书,难得一捎,内容一定不少,诗人却只引出一句:“归问我何如。”这显然是妻子说一千道一万中最关心的,也是诗人最盼望的,因而也是最能反映夫妻之间的情感的。此言一句胜万句,读着它便津津然生于口腹间。诗歌的最后不是让妻子如愿,而是诗人继续前行:“江山虽道阻,意合不为殊。”虽然行程在继续,道路阻隔,相距越来越远,但两人都在经常思念对方,两颗心永远连在一起。到此搁笔,余味深浓。

  总之,这首诗是在平淡中见真情。

参考资料:

1、杨辇宗,杨实诚.爱情诗注析.太原市: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年:290-292页

创作背景

  李白妻子宗氏,两人大约在天宝九年结的婚,婚后宗氏居住在宋城梁苑,两人聚少离多。这首诗是诗人李白作于天宝十四年(755)秋, 是作者即将离开秋浦,前往浔阳(今江西九江市),给妻子宗氏夫人在梁苑捎来书信的回信。

相关诗词

三载重阳菊,开时不在家。
何期今日酒,忽对故园花。
野旷云连树,天寒雁聚沙。
登临无限意,何处望京华。
野草凄凄经雨碧,远山一抹晴云积。午睡觉来愁似织。孤帆直,游丝绕梦飞无力。
古渡人家烟水隔,乡心缭乱垂杨陌。鸿雁自南人自北。风萧瑟,荻花满地秋江白。
将军营外月轮高,猎猎西风吹战袍。
觱篥无声河汉转,露华霜气满弓刀。

一九四七年中秋步运河上,闻西北野战军收复蟠龙作。

秋风度河上,大野入苍穹。
佳令随人至,明月傍云生。
故里鸿音绝,妻儿信未通。
满宇频翘望,凯歌奏边城。

颜斶齐王各命前,多年矛盾廓无边,而今一扫纪新元。
最喜诗人高唱至,正和前线捷音联,妙香山上战旗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