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苍云松,落落绮皓。
春风尔来为阿谁,蝴蝶忽然满芳草。
秀眉霜雪颜桃花,骨青髓绿长美好。
称是秦时避世人,劝酒相欢不知老。
各守麋鹿志,耻随龙虎争。
欻起佐太子,汉王乃复惊。
顾谓戚夫人,彼翁羽翼成。
归来商山下,泛若云无情。
举觞酹巢由,洗耳何独清。
浩歌望嵩岳,意气还相倾。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松柏苍翠挺拔,高入云端,商山四皓的胸襟豁达开朗。又到了温暖的春日,春风为谁而轻轻吹拂?小草绿了,花儿开了,芳香在满园弥漫。引来了蝴蝶,在绿丛花间翩翩飞舞。商山四皓长得眉清目秀,眉间充溢着一片侠义傲骨。他们自称是秦代避乱世而居的人,归隐在林间过着闲适无忧的生活饮酒谈笑间,不知道年老将至。他们各自守着隐居山野的志向,以项羽和刘邦的楚汉之争为耻。汉朝基业确立后,刘邦多次请商山四皓出山辅佐,他们都没有答应。忽然间辅佐了刘邦的太子,刘邦为此而惊叹不已,回头告诉戚夫人说,虽然想改换戚夫人的儿子继承大业,但无奈太子羽翼已成,有贤人辅佐而改动不得了。巢父和许由归隐在南山之下,似乎像飘忽不定的云一样无情于世间的尘事。不禁举起酒杯,把酒洒在地上以祭拜巢父和许由,洗耳不闻尘间事是多么清净啊!唱着浩歌,仰望着贤人所居的嵩岳,他们和我的志向十分相投。

注释
落落:豁达、开朗。
绮皓:指商山四皓,是秦代末年四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隐居在商山,人称“商山四皓”。
阿谁:谁人。
麋鹿志:指隐居山野的志向。
龙虎争:刘邦和项羽的楚汉之争。
欻:忽然,突然。
酹(lèi):用酒洒地以祭拜。
洗耳:这里运用了典故。尧召许由,欲将帝位传给他,许由不想听,就洗耳于颍水之滨。
相倾:指意气相投。

译文及注释二

译文
苍劲入云的青松,落拓开朗的商山四皓。
和煦的春风啊你为谁吹来?翩翩的蝴蝶忽然飞满了芳草。
看老人秀眉银发满面春色,精气筋骨爽健长久美好。
自称是秦时避乱隐居的人,欢快地相互劝酒而不觉年老。
四人各守与山间麋鹿为友的栖隐之志,耻于参加官场上的权力之争。
可是忽然间又出山去佐助太子,使汉朝皇帝感到吃惊。
回头对戚夫人说:“那几位老翁啊,羽翼已经形成!”
功成之后又回到商山之下,好象天上的浮云一样来去无情!
共同举杯祭奠唐尧时代的巢父、许由,你们惧污洗耳,多么高洁自清!
放声高歌,望着嵩岳那圣洁之地,你们的志趣情怀实让人倾慕钦敬!

注释
1.落落:豁达,开朗;绮皓:即四皓,秦末汉初隐居的四名高士东园公、用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因四人年皆八十余岁,须发皓白隐居在商山(又名地肺山、楚岫,在今陕西商县东南),故号称“商山四皓”。
2.阿谁:六朝、唐代口语,犹言谁。《古诗》:“不知贻阿谁?”《三国志·蜀志·庞统传》:“向者之论,阿谁为失?”
3.颜桃花:谓面容有青春之色。语出《神仙传》:“鲁女生,绝谷八十余年,日少壮,色如桃花。”
4.骨青髓绿:即《黄庭内景经》所说的“骨青筋赤髓如霜”,道家谓筋骨强健,精气老炼。
5.糜(mi)鹿:鹿的一种,俗称四不像,生活于山野。古人常以与麋鹿为伴喻栖隐山林。麋鹿志,即遢隐之志。
6.龙虎争:龙争虎斗,指官场上的权力解触。语出于张华诗:“龙虎方交争。” 这里指刘邦和项羽之争。
7.欻:忽然,突然;太子:指吕后子汉惠帝刘盈。
8.汉王:指汉高祖刘邦。
9.戚夫人:汉高祖宠妃,曾与高祖议立其子赵王如意为太子,被吕后断肢剜目投入茅厕内,呼为“人彘”。
10.彼翁:指四皓;羽翼:辅佐力量。羽翼成,即势力已经形成。四皓佐太子刘盈事,见于《史记·留侯世家》:汉高帝欲废太子,另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吕后甚忧,便用留侯张良计,以厚礼迎请商山四皓辅佐太子。四人年皆八十馀岁,须眉皓白,衣冠甚伟,一日随太子侍宴去问候高帝。高帝见而怪之,责问他们为什么逃避朝廷征召,而今却又来跟从太子。四人直言回答说,因为高帝轻士,而太子仁教,恭敬待人,天下都乐于为太子效命。四人问过安退去。高帝见太子得高士辅佐,便对戚夫人说:”我欲易之,彼四人辅之。羽翼已威,难动矣!”于是取消了更换太子的打算。
11.泛若:好象,泛,渗泛;云无情:浮云飘来飘去无情。
12.觞:酒杯。酹:洒酒于地表示祭奠。巢由:巢父、许由,传说为唐尧时的两位隐士。
13.洗耳:这里运用了典故。尧召许由,欲将帝位传给他,许由不想听,就洗耳于颖水之滨。
14.相倾:指意气相投。

参考资料:

1、王洪.中国文学宝库 唐诗精华分卷.北京市:朝华出版社,1991年:281-282页

2、郭茂倩.乐府诗集 青花典藏珍藏版.长春市: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134页

赏析

  《山人劝酒》是乐府旧题,郭茂倩《乐府诗集》编此诗入《奉曲歌辞》。诗咏商山四皓健拔如苍松,落拓不羁,仙风道骨,青春不老,春风和煦向他送暖,蝴蝶翩翩为之起舞。作品着重称颂四皓“各守麋鹿志。耻随龙虎争”的高洁之志。尤其赞誉其以隐士的身份出山辅佐太子,安定了汉朝储皇之位。尔后功成身退,复归商山,毫不系情于官禄爵们,其高风亮节直可追步上古高士巢父、许由。这正符合李白一向所追求的“功成拂衣去,归入武陵园”的理想,所以在本篇对四皓表达了极高的敬慕之情。这和李白其他诗篇颂扬“千古高风”的鲁仲连、安期生等功成身退的名士一样,不过是以咏叹古人来抒写诗人自己的襟抱而已。其他评家以为本篇借四皓佐太子事来影射玄宗朝时事,就未免失之穿凿了。

  全诗可分为三段。“龙虎争”以上为第一段。写商山四皓的仪表风度及节操。“羽翼成”以上为第二段。写商山四皓力回高祖心意,稳固刘盈太子地位的成就。最后六句为第三段。用形象赞颂商山四皓归来的豪壮气概。情若白云,气若嵩岳,楷模巢、由,举觞浩歌。此诗表达“功成身退”的志向,亦是诗人李白一生的追求。

参考资料:

1、王洪.中国文学宝库 唐诗精华分卷.北京市:朝华出版社,1991年:281-282页

创作背景

  太白盖为明皇欲废太子瑛有感而作是诗。时卢鸿、王希夷隐居嵩山,李元恺、吴筠之徒,皆以隐逸称。或召至阙庭,或遣问政事,徒尔高谈,未有能如四皓之一言而太子得不易也。“浩歌望嵩岳,意气还相倾。”深不满于当时嵩、岳之隐者欤。

相关诗词

水国西风小摇落,撩人羁绪乱如丝。
大夫泽畔行吟处,司马江头送别时。
尔辈何伤吾道在,此心惟有彼苍知。
苍颜华发今如许,便挂衣冠已是迟。

织女牵牛送夕阳,临看不觉鹊桥长。
最伤今夜离愁曲,遥对天涯愈断肠。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烟尘蔽野兮胡虏盛,志意乖兮节义亏。对殊俗兮非我宜,遭忍辱兮当告谁?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愤怨兮无人知。

  戎羯逼我兮为室家,将我行兮向天涯。云山万重兮归路遐,疾风千里兮扬尘沙。人多暴猛兮如虺蛇,控弦被甲兮为骄奢。两拍张弦兮弦欲绝,志摧心折兮自悲嗟。

  越汉国兮入胡城,亡家失身兮不如无生。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羯羶为味兮枉遏我情。鼙鼓喧兮从夜达明,胡风浩浩兮暗塞营。伤今感晋兮三拍成,衔悲畜恨兮何时平。

  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合生兮莫过我最苦。天灾国乱兮人无主,唯我薄命兮没戎虏。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寻思涉历兮多艰阻,四拍成兮益凄楚。

  雁南征兮欲寄边声,雁北归兮为得汉青。雁飞高兮邈难寻,空断肠兮思愔愔。攒眉向月兮抚雅琴,五拍泠泠兮意弥深。

  冰霜凛凛兮身苦寒,饥对肉酪兮不能餐。夜间陇水兮声呜咽,朝见长城兮路杳漫。追思往日兮行李难,六拍悲来兮欲罢弹。

  日暮风悲兮边声四起,不知愁心兮说向谁是!原野萧条兮烽戍万里,俗贱老弱兮少壮为美。逐有水草兮安家葺垒,牛羊满野兮聚如蜂蚁。草尽水竭兮羊马皆徙,七拍流恨兮恶居于此。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制兹八拍兮拟排忧,何知曲成兮心转愁。

  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然。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然不得欢乐兮当我之盛年。怨兮欲问天,天苍苍兮上无缘。举头仰望兮空云烟,九拍怀情兮谁与传?

  城头烽火不曾灭,疆场征战何时歇?杀气朝朝冲塞门,胡风夜夜吹边月。故乡隔兮音生绝,哭无声兮气将咽。一生辛苦兮缘别离,十拍悲深兮泪成血。

  我非食生而恶死,不能捐身兮心有以。生仍冀得兮归桑梓,死当埋骨兮长已矣。日居月诸兮在戎垒,胡人宠我兮有二子。鞠之育之兮不羞耻,憋之念之兮生长边鄙。十有一拍兮因兹起,哀响缠绵兮彻心髓。

  东风应律兮暖气多,知是汉家天子兮布阳和。羌胡蹈舞兮共讴歌,两国交欢兮罢兵戈。忽遇汉使兮称近诏,遗千金兮赎妾身。喜得生还兮逢圣君,嗟别稚子兮会无因。十有二拍兮哀乐均,去住两情兮难具陈。

  不谓残生兮却得旋归,抚抱胡儿兮注下沾衣。汉使迎我兮四牡騑騑,胡儿号兮谁得知?与我生死兮逢此时,愁为子兮日无光辉,焉得羽翼兮将汝归。一步一远兮足难移,魂消影绝兮恩爱遗。十有三拍兮弦急调悲,肝肠搅刺兮人莫我知。

  身归国兮儿莫之随,心悬悬兮长如饥。四时万物兮有盛衰,唯我愁苦兮不暂移。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觉后痛吾心兮无休歇时。十有四拍兮涕泪交垂,河水东流兮心是思。

  十五拍兮节调促,气填胸兮谁识曲?处穹庐兮偶殊俗。愿得归来兮天从欲,再还汉国兮欢心足。心有怀兮愁转深,日月无私兮曾不照临。子母分离兮意难怪,同天隔越兮如商参,生死不相知兮何处寻!

  十六拍兮思茫茫,我与儿兮各一方。日东月西兮徒相望,不得相随兮空断肠。对萱草兮忧不忘,弹鸣琴兮情何伤!今别子兮归故乡,旧怨平兮新怨长!泣血仰头兮诉苍苍,胡为生兮独罹此殃!

  十七拍兮心鼻酸,关山阻修兮行路难。去时怀土兮心无绪,来时别儿兮思漫漫。塞上黄蒿兮枝枯叶干,沙场白骨兮刀痕箭瘢。风霜凛凛兮春夏寒,人马饥豗兮筋力单。岂知重得兮入长安,叹息欲绝兮泪阑干。

  胡笳本自出胡中,缘琴翻出音律同。十八拍兮曲虽终,响有余兮思无穷。是知丝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胡与汉兮异域殊风,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六合虽广兮受之应不容!

锦帆落天涯那答,玉箫寒、江上谁家?空楼月惨凄,古殿风萧飒。梦儿中一度繁华,满耳涛声起暮笳,再不见看花驻马。

洛阳城东路,桃李生路旁。
花花自相对,叶叶自相当。
春风东北起,花叶正低昂。
不知谁家子,提笼行采桑。
纤手折其枝,花落何飘扬。
请谢彼姝子,何为见损伤。
高秋八九月,白露变为霜。
终年会飘堕,安得久馨香。
秋时自零落,春月复芬芳。
何如盛年去,欢爱永相忘。
吾欲竟此曲,此曲愁人肠。
归来酌美酒,挟瑟上高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