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客向西笑,君门若梦中。
霜凋逐臣发,日忆明光宫。
复羡二龙去,才华冠世雄。
平衢骋高足,逸翰凌长风。
舞袖拂秋月,歌筵闻早鸿。
送君日千里,良会何由同。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虽然寓居东鲁,我的心仍然留在京城,连梦中都是当日在君主身边的情景。
自从放还回来我的头发已白如霜染,这是因为日日都在思念宫廷。
令人羡慕的是你们二位前去应举,真如同二条出渊的胶龙,何况你俩又有冠盖当世的才情。
试场上你们将如奔驰在平坦大道上的骏马,又将像展翅迎风的鲲鹏。
酒后禁不住展袖在秋月下起舞,歌舞尽兴处又从天边传来阵阵的雁鸣。
今日欢送你们到千里之外去赴试,不知何日能在这样的盛会中相逢?

注释
鲁中:与鲁郡、鲁城、东鲁同为一拍即鲁郡瑕丘(今充州)。
鲁客:客于鲁者,李白自指。
向西笑:即西向笑,对京都长安的向往之意。汉桓谭《新论》:“人闻长安乐.则出门西向而笑。”
逐臣:被贬谪的夫意的臣子。这里李白指自已。
忆:忆念,怀念
明光官:汉宫名,在长安,汉武帝所建,一在北宫,与长乐宫相连;一在甘泉官。诗中借指唐代官殿。
羡:羡慕。
二龙:比喻赴举之二从弟。《世说新语·赏誉》:“谢子微见许子将兄弟,曰‘平舆之渊有二龙焉。’”若另题可信,疑其为李锃与李镇兄弟,李埏之子。
平衢:平坦的道路。
高足:指高等快马,古代驿站设三等马,有高足、中足、下足之别。
逸翰:展翅。
早鸿;初来的大雁。
良会:美好的聚会。

参考资料:

1、詹福瑞 等.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622

2、林东海注.李白诗选注:上海远东出版社,2011.05:109

赏析

  “鲁客向西笑,君门若梦中”借对西向笑的铺叙,描绘一幅客居东鲁心系长安、若梦中见君门的景致图,暗寓李白轻笑奉诏入京的短暂生旅似做梦一般,表达出李白对京都长安的向往之意。

  “霜凋逐臣发,日忆明光宫”写被贬谪之臣的头发像凋残的秋霜一样,白如霜染,皆因思念明光宫所致,隐隐流露了对京都的深切怀念和为国效力的迫切愿望,表达出李白仕途不通、壮志未酬的悲愤之情。

  “复羡二龙去,才华冠世雄”侧面赞美二从弟之才华壮志,如人中龙。语本《世说新语·赏誉》:“谢子微见许子将兄弟,日:‘平舆之渊,有二龙焉。’”李白以欣羡的心情赞颂了二从弟的盖世才华和少年得意。

  “平衢骋高足,逸翰凌长风”紧扣上文,借抒恋阙之情,并颂二从弟之前程。

  “舞袖拂秋月,歌筵闻早鸿”通过对月起舞、宴饮唱歌的饯别场面的描写,抒写出兄弟之间的深厚情意。

  “送君日千里,良会何由同”最后诗送二从弟入京赴举,并对从弟的珍重祝愿、良会相期。

  此诗通过为送从弟至西京长安应举的铺叙描写,表现出诗人怀才不遇的苦闷和玩世不恭的不平心理。

参考资料:

1、林东海注.李白诗选注:上海远东出版社,2011.05:109

创作背景

  此诗当为李白在天宝三载(744)至天宝五载(746)之间,由长安返鲁时的作品。诗中说:“舞袖拂秋月,歌逻闻早鸿”,此诗当写作于秋天

相关诗词

销魂时候。正落花成阵,可人分手。纵临别、重订佳期,恐软语无凭,盛欢难又。雨外春山,会人意、与眉交皱。望行舟渐隐,恨杀当年,手栽杨柳。
别离事,人生常有。底何须,为著成个消瘦。但若是下情长,便海角天涯,等是相守。潮水西流,肯寄我、鲤鱼双否。倘明岁、来游灯市,为侬沽酒。

五云山上五云飞,远接群峰近拂堤。
若问杭州何处好,此中听得野莺啼。
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
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
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
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
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
千载长天起大云,中唐俊伟有刘蕡。
孤鸿铩羽悲鸣镝,万马齐喑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