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得宝符盛,山河功业存。
三千堂上客,出入拥平原。
六国扬清风,英声何喧喧?
大贤茂远业,虎竹光南藩。
错落千丈松,虬龙盘古根。
枝下无俗草,所植唯兰荪。
忆在南阳时,始承国士恩。
公为柱下史,脱绣归田园。
伊昔簪白笔,幽都逐游魂。
持斧冠三军,霜清天北门。
差池宰两邑,鹗立重飞翻。
焚香入兰台,起草多芳言。
夔龙一顾重,矫翼凌翔鹓。
赤县扬雷声,强项闻至尊。
惊飙颓秀木,迹屈道弥敦。
出牧历三郡,所居猛兽奔。
迁人同卫鹤,谬上懿公轩。
自笑东郭履,侧惭狐白温。
闲吟步竹石,精义忘朝昏。
憔悴成丑士,风云何足论?
猕猴骑土牛,羸马夹双辕。
愿借羲皇景,为人照覆盆。
溟海不振荡,何由纵鹏鲲。
所期玄津白,倜傥假腾鶱。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赵毋恤得到宝符而为太子,建立了获取山河的功业。
平原君赵胜拥有三千门客,出入随行。
纵横六国扬清风,英名声望赫赫。
你是大贤之后,继承祖宗远大事业,来南藩宣城作虎竹太守。
你们赵家子孙宛如茂盛的千丈古松,虬龙盘根绵延万年。
龙生龙,古松枝下无俗草,尽是芳香的兰花荪草。
回忆我在南阳的时侯,就承蒙你给予我以国士之恩。
你曾经为柱下御史,也曾经脱去御史绣衣而归田园
往往我曾经耳上搁书写谏书的白笔,也曾经去北方追逐游魂。
在天北门持斧而能勇冠三军,神情威严如霜清雪白。
你前后又作过两地的太守,如鱼鹰再度翻飞。
我焚香后进入皇上的兰台,起草的文书芳言满章。
皇上也曾经很看重我这个辅弼良臣,那时我正像矫健的雄鹰展翅高翔。
海内满布我的大名,如雷贯耳,以强项般的刚强不屈而闻于皇上。
秀木高于林而惊飙摧之,虽然被人憋屈,我的品质却更加明显。
你出任太守经历了三郡,所到之处,恶人闻风而逃。
而我如卫公之鹤,有兴登上卫懿公的车轩,而谬得封赏。
自笑如穿东郭之履,有鞋面没有鞋底,处境窘迫,面对穿白狐腋毛大衣的人不禁有羞惭之感。
有空闲就步竹石径吟诗,细研精义而忘却早晚的时间
神情憔悴,面容丑陋,不足以谈论风云大事。
职务提升如老牛拉破车,瘦马却要驾驶两辆车。
愿借得太阳的光芒,为我照亮覆盆之下的黑暗。
乱世出英雄,溟海不振荡,鲲鹏怎么才能展翅高飞呢?
期待你有朝一日身居高位,借你的东风青云直上。

注释
⑴此二句用赵襄子事。赵襄子,战国时期赵国创始人。
⑵此二句用战国赵胜事。赵胜,即平原君,战国四公子之一。
⑶此二句用卫懿公好鹤事。典出《左传·闵公二年》。
⑷东郭履:形容处境窘迫。典出《史记·滑稽列传》。
⑸所期玄津白:一作“所期要津日”。

相关诗词

窗中忽有鹤飞声,方士因知道欲成。
来取图书安枕里,便驱鸡犬向山行。
花开深洞仙门小,路过悬桥羽节轻。
送客自伤身易老,不知何处待先生。
画堂红袖倚清酣,华发不胜簪。几回晚直金銮殿,东风软、花里停骖。书诏许传宫烛,轻罗初试朝衫。
御沟冰泮水挼蓝。飞燕语呢喃。重重帘幕寒犹在,凭谁寄、银字泥缄。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
竹实满秋浦,凤来何苦饥。
还同月下鹊,三绕未安枝。
夫子即琼树,倾柯拂羽仪。
怀君恋明德,归去日相思。
我李百万叶,柯条布中州。
天开青云器,日为苍生忧。
小邑且割鸡,大刀伫烹牛。
雷声动四境,惠与清漳流。
弦歌咏唐尧,脱落隐簪组。
心和得天真,风俗由太古。
牛羊散阡陌,夜寝不扃户。
问此何以然,贤人宰吾土。
举邑树桃李,垂阴亦流芬。
河堤绕绿水,桑柘连青云。
赵女不冶容,提笼昼成群。
缲丝鸣机杼,百里声相闻。
讼息鸟下阶,高卧披道帙。
蒲鞭挂檐枝,示耻无扑抶。
琴清月当户,人寂风入室。
长啸一无言,陶然上皇逸。
白玉壶冰水,壶中见底清。
清光洞毫发,皎洁照群情。
赵北美佳政,燕南播高名。
过客览行谣,因之颂德声。